卫伦说法|合同法第三百零八条在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中的理解与适用

 货运行业                   |    2018-10-15 16:31

【基本案情】

2014年6月,隆达公司由中国宁波港出口一批不锈钢产品至斯里兰卡科伦坡港。隆达公司通过货运代理人向马士基公司订舱,涉案货物于同年6月28日出运。2014年7月9日,隆达公司通过货运代理人向马士基公司发邮件称,发现货物运错目的地要求改港或者退运。马士基公司于同日回复,因距货物抵达目的港不足2天,无法安排改港,如需退运则需与目的港确认后回复。次日,隆达公司的货运代理人询问货物是否可以原船带回。马士基公司当日回复“原船退回不具有操作性,货物在目的港卸货后,需要由现在的收货人在目的港清关后,再向当地海关申请退运。海关批准后,才可以安排退运事宜”。涉案货物于2014年7月12日左右到达目的港。2015年5月19日,隆达公司向马士基公司发邮件表示已按马士基公司要求申请退运,马士基公司随后告知隆达公司涉案货物已被拍卖。隆达公司向宁波海事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马士基公司赔偿其货物损失及相应利息。

【裁判结果】

宁波海事法院一审判决驳回隆达公司的诉讼请求,隆达公司提起上诉,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马士基公司赔偿隆达公司50%的货物损失及利息。马士基公司不服二审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最高人民法院再审认为:依据合同法第三百零八条的规定,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的托运人享有请求变更合同的权利,同时也应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各方的权利和义务。如果变更运输合同难以实现或者将严重影响承运人正常营运,承运人可以拒绝托运人改港或者退运的请求,但应当及时通知托运人不能执行的原因。涉案运输方式为国际班轮运输,货物于2014年7月12日左右到达目的港,隆达公司于7月9日要求马士基公司改港或者退运,在距离船舶到达目的港只有两三天时间的情形下,马士基公司主张由于航程等原因无法安排改港、原船退回不具有操作性,客观合理。一审判决支持马士基公司的上述主张,符合公平原则,予以维持。隆达公司明知目的港无人提货而未采取措施处理,致使货物被海关拍卖,其举证也不足以证明马士基公司未尽到谨慎管货义务,二审法院判决马士基公司承担涉案货物一半的损失,缺乏事实依据,适用法律不当,应予纠正。

【典型意义】

合同法第三百零八条是否适用于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一直是理论研究与审判实务中争议很大的问题。本案再审判决紧紧围绕案件事实,依据合同法之公平原则,合理平衡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各方当事人之利益,确定了合同法第三百零八条适用于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的一般规则,统一了相关纠纷的裁判尺度,为我国正在进行的海商法修订工作提供司法经验。再审改判支持了外方当事人的抗辩,表明人民法院严格适用法律,平等保护境内外当事人的合法权利,彰显我国良好的法治环境和营商环境。

【案例分析】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以下简称《海商法》)第八十九条规定:“船舶在装货港开航前,托运人可以要求解除合同。但是,除合同另有约定外,托运人应当向承运人支付约定运费的一半;货物已经装船的,并应当负担装货、卸货和其他与此有关的费用。”根据该条规定,开航前托运人享有合同解除权,但是对于船舶开航后合同的变更和解除,《海商法》并未有明确的相关规定。此处有相对的两种观点,即托运人有无任意解除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第三百零八条规定,“在承运人将货物交付收货人之前,托运人可以要求承运人中止运输、返还货物、变更到达地或者将货物交给其他收货人,但应当赔偿承运人因此受到的损失。”此条款表明托运人是货物控制权人,如承运人签发的是记名提单,则记名提单的托运人和记名提单的收货人对所运货物享有控制权。

综合上述《合同法》和《海商法》的不同规定,我们不难发现两者之间的冲突,主要冲突点即合同法第三百零八条是否适用于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当然如果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简单适用合同法第三百零八条,则存在一定的司法风险。

《合同法》第三百零八条的立法背景为单一的买卖法律关系,仅涉及此法律关系的纠纷并不那么复杂,但是在海上货物运输中往往存在另外一种提单法律关系,两种法律关系的重叠则使《合同法》和《海商法》的不同规定产生冲突。例如,在收货人持记名提单提货时,发现托运人依照合同法第三百零八条中止运输、返还货物、变更到达地或者将货物交给其他收货人,最终导致作为收货人的记名提单持有人无货可提,从而损害其合法权益,承运人在无法履行凭单交货义务时,也要承担无单放货的责任。

对于上述案例,通过最高人民法院的再审认定,实际上是确认了《合同法》第三百零八条对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的适用,但是以“公平原则”对其适用进行了限定。这种以法律原则填补法律漏洞的方式显然只能运用于个案,对于复杂的多方法律关系下的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并没有实质上的意义,简单的适用或不适用《合同法》第三百零八条,仍然存在记名提单持有人无货可提和成员人无单放货问题。尽管如此,该典型案例确定了合同法第三百零八条适用于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的一般规则,统一了相关纠纷的裁判尺度,在解决这一争议的路径上迈出了坚实的一步,后续在《海商法》和《合同法》及相关司法解释中,对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的变更、解除以及托运人、承运人和提单持有人之间权利和义务的平衡,继续深化即可。

参考资料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网

作者简介

作者张恩恩,海南卫伦律师事务所实习生。本科毕业于三亚学院,现就读于海南大学法学院,国际法学硕士研究生,2017年通过国家司法考试。在校期间积极参加学术研究,曾在公安和法院系统实践学习,具备较强的理论功底和充分的实践经历。

往期精彩回顾

【特别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微信公众号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卫伦尊重版权,除了法律人投稿的原创文章外,本公众号转载的所有文章、图片、视音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所有人所有,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如版权人认为其作品不宜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妥善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