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一号文为物流快递业释放了哪些信号?

 服务介绍                 |    2019-03-16 02:37

作为21世纪以来第16个指导“三农”工作的中央一号文件,2019年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做好“三农”工作的若干意见》的发布时间2月19日较往年稍晚了一些。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整体目标下,2019年中央一号文彰显出“聚焦精准扶贫、打赢脱贫攻坚”的决胜心和行动力。

细观近年中央一号文关于物流快递业的表述可以发现,2019年中央一号文在完善乡村物流基础设施网络、农产品物流骨干网络和冷链物流体系建设之外,还鼓励各类市场主体开展农技推广、土地托管、代耕代种、统防统治、烘干收储等农业生产性服务。由此,中央一号文将物流快递服务农业和农村的范畴,从基础设施支撑层面上升到产业融合发展层面,力争推动现代化农业发展形成可持续局面。

助力农村发展大有可为

立足国内物流快递业发展的实际,占据国内市场份额超过九成的民营快递企业的潜力挖掘,对于落实中央一号文针对农村地区和农业发展的基础设施完善、物流配送体系构建和农业现代化转型等问题上不容小觑。具体而言,一方面网络覆盖密度成熟致使配送优势凸显。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乡镇快递网点覆盖率进一步提升,已经超过90%。以电商快递业务为主体的民营快递企业网点覆盖率几乎实现县级市的全覆盖,乡镇级覆盖率也超过85%。基础物流网络覆盖方面的先发优势,使得物流快递业服务“互联网+”农业的配送时效优势凸显,能够更好促进“农产品进城、工业品下乡”,实现物流快递、电商和乡镇特色农产品资源的有效整合。

另一方面,积累了相对丰富的运营经验,物流快递企业的“电商+快递”模式推进精准扶贫大有可为。统计显示,2018年全国农村网络零售额达到1.37万亿元,同比增长30.4%;全国农产品网络零售额达到2305亿元,同比增长33.8%。电子商务成为脱贫攻坚的重要手段,通过加强与商贸流通、邮政、物流、快递、供销等物流服务网络和设施的共享衔接,积极打通双向流通渠道,促进农村优质农产品“出村进城”,助力精准脱贫。积极响应国家在电商扶贫方面的政策号召,物流快递企业已经具备相对丰富的“快递+”领域的运作经验。

农产品“上线”尚有三难

中央一号文的出台,大大提振了物流快递企业进一步深入参与精准扶贫的信心,也成为鼓励企业在乡村“最后一公里”加强与供销、合作社等属地资源整合的动力。当然,在推动农产品“上线”商品化当前还存在较多的困难需要克服,比较突出的有三个方面:

一是农产品需要商品化角色转化。由于农产品的生鲜和时令性特征,以及农村地区在产品包装、品质监控、仓储管理等方面的短板,一定程度上成为农副产品附加值提升的制约因素。实现农产品由“产品”到“商品”的转化,需要经过专业化的筛选流程管控,借助商品分级、差异定价、专业包装等操作,实现农产品标准化和商品化。此外,在农产品的深加工方面仍有较大提升空间,促进农副产品由原材料向制成品转化,由产业链初级分工向中高级分工升级,也将是实现价值倍增的有效手段。

二是农村交通基础设施有待完善。在农副产品“线上线下”融合发展中,伴随农产品供给端生鲜特色和需求端消费升级的双重特征,及其对物流快递配送时效更高的要求,现有的农村地区交通基础设施条件有待提升。此外,在《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中同样提出改善农村交通物流设施条件的要求,要加快构建农村物流基础设施骨干网络和末端网络,鼓励商贸、邮政、快递、供销、运输等企业扩大在农村地区的设施网络布局。

三是冷链物流商业模式有待整合。当前,我国农产品冷链物流同样面临“由大到强”的换档升级需求,消费需求旺盛和冷链物流供应分散的局面并存。数据显示,我国农产品冷链物流占全国物流总额的1.58%。本质上,冷链物流高品质发展是一个涉及仓、转、运、配全流程的体系化升级过程,对于物流快递业的资本投入有较高的要求。此外,农副产品本身的时令性特征使得冷链物流的商业模式与传统的电商物流有着本质区别。因此,企业自建冷链物流配送需要向专业的第三方冷链物流、第四方冷链物流转化,助力农产品冷链物流实现全产业链资源整合,减少物流过程中的农产品损耗。

农产品电商的升级策略

立足物流快递业的资源基础优势,在履行好精准脱贫的时代使命和社会责任的同时,需要提升物流快递服务农业现代化的升级目标,同时也是以“快递+”模式促进产业融合、拓展物流快递业务类型的重要举措,由此为物流快递业高质量发展注入动力。

首先,农产品电商需要产业链运作思维。在政策红利的引导下,物流快递业需要大幅提高农产品筛选、追溯、包装、配送等全业务环节的专业化程度,将物流快递的服务功能注入农产品供应链打造的一体化流程,推动农产品的标准化、专业化和品牌化进程,通过分层分级定价体系区分商品品质,实现物流快递服务产业互联的增值效应与现代化农业发展的“双赢”。同时,在“快递+电商”的运作过程中,要更加注重属地化特色农产品为核心的产业集群培育,将物流快递高质量发展、地方产业集群培育和现代化农业发展的多元目标有效融合,充分发挥资源整合的协同效应,将物流提质增效在农村电商发展中同步探索和实践。

其次,农产品电商需要平台化运作模式。在2018年商务部等8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开展供应链创新与应用试点的通知》中,第一条就是建立健全农业供应链应用试点,其中明确提出构建一批整合能力强、协同效率高的供应链平台,并发布了首批的试点推进城市。基于线下农产品标准化和供应链打造的基础支撑,承载农产品上行的供应链平台将不可或缺。物流快递企业可以在网络优势突出、产品特色明显、合作紧密的县乡镇通过“先行先试、以点带面”的方式率先试点与属地有影响力的电商平台的合作,借助互联网、大数据等信息技术手段,推动农产品生产、加工、存储、运输、销售等环节的信息互通共享,实现信息流、物流和资金流的整合,此举也将成为推动农产品供应链和平台化运作的源动力所在。

第三,农产品电商需要专业化人才供给。由于农产品电商发展的产业属地化特征,在具体的运行过程中,需要具备网络技术知识、熟悉农业生产以及农产品销售经验等方面知识和技能的专业人才保障。同时,拥有针对属地农产品特色的专业人才的培训和输出资源池,能够为快递物流企业提供有效人才供给,推动农产品市场化合作的规范化和诚信化进程,更好实现农产品商品化和品牌化。同时,以农村电商发展更好解决和吸纳属地人口的就业,实现农民收入水平提升。

最后,农产品电商需要政策持续发力。伴随《电商法》的出台实施,明确指出国家促进农业生产、加工、流通等环节的互联网技术应用,鼓励各类社会资源加强合作,促进农村电子商务发展,发挥电子商务在精准扶贫中的作用。同时,针对个人销售自产农副产品、家庭手工业产品,个人利用自己的技能从事依法无须取得许可的便民劳务活动和零星小额交易活动免去市场主体登记。

总体而言,国家对于电商扶贫给予较高的期望并提供相对宽松的政策环境给予鼓励。同时,在推进农村物流配送网络共建共享、小微企业减税降费以及农村金融扶持方面的政策也不断发力。当然,在释放物流快递企业助力农村电商方面,盯准企业“用地难”、“融资难”、“通行难”等实际问题给予可操作的地方指导意见,更多体现出政府在市场资源配置中的引导作用,将是紧密响应“物流降本增效综合改革试点”的重要手段,也是改善物流快递营商环境的有力举措。

整体上,中央一号文的出台坚定了物流快递业参与精准扶贫的信心,在认清电商扶贫面临的困难和挑战的同时,也赋予物流快递业转型升级新的市场空间。伴随改革开放的深入推进,农村电商为物流快递业国际化、绿色化、科技化等发展提供更加丰富的业务场景,也是实践物流快递与产业互联融合发展的有益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