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运群体焦虑症

 常见问题   |    2019-01-08 06:29

一、引子

快运进入下半场,PK进入深水区。又到年关,各家逐渐公布春节放假日期表,发现比往年后延,有的甚至到了年二十五;开工又越来越早,早年接近元霄节,今年初七、初八。十一少休,元旦不放假,几乎一年无休的快运人就等着春节这小半个月假期好好休整一下,家在外省的除去往返几天,十天左右的假期只剩下疲累。

——苦逼的快运人!

这体现着平台的焦虑,少放假多收货。有考虑过网点怎么想?客户怎么想吗?

二、群体焦虑

2018,是史上快运网络竞争最激烈的一年,平台、职业经理人、网点各有各焦虑。

●平台

已经上市的要为业绩负责,每个季度的财报要亮眼,快运是必不可少的一环;未上市的挖空心思出台各种政策或逼或催,拼增速、拼网点数量与货量规模,以期得到资本方青睐,争取拿到充足的粮草,熬到上市。那些中途出现大资金链缺口,又没有货量支持的网络,已经倒下一批,或者没有足够的雄心打赢这一场消耗战的,会战略性撤退。20多家网络,不到2019年就已经消亡几家。

——平台有平台的焦虑:个性化的产品、差异化的竞争、适合市场的政策、合理的路由、分拨的规划、人才的引进……亮眼的业绩,甚至于媒体的文章、看客的评论等,无一不让平台领导焦虑。

一招不慎,满盘皆输,甚至平台领导,也变身普通职业经理人,再去留意职场的风云,2017已有几例。

●职业经理人

网点不断流失,象往年一样地推、挖角等十八般武艺使尽,效果不好,网管招商难

一方面由于年龄限制,60后开始退出市场,而85后能吃苦耐劳、敬业肯干的越来越少,快运无法实现自动化分拣与操作,仍然是劳动密集型行业,分拨招人越来越难,尤其是一线操作人员,开始出现“用人荒”。

每个岗位都有越来越严苛的绩效考核,其中不乏领导的恐吓甚至直白的威吓。扁平化、去中层,夹心饼干不好做。

有的网络欠薪几月、有的直接裁人裁分拨并车线断臂疗伤,新起的网络近亲繁衍,游走的职业经理人越来越多……微快运的网管、分拨经理等职业经理人群中有真情流露的、也有互相调侃的,满是职场的艰辛。不少人从百世到安能再到壹米或顺心,发现各家有各家的文化,适应起来并不容易,惑于流程繁杂、内部架构紊乱、派系林立……各家的发展阶段不一样,需要付出的也不尽相同,最怕浑身解数施展不开,空有一身抱负,如果是跳槽薪资大涨,看在钱的份上也就忍了,最担心是钱不多事还不少,心累!

每家网络都在加速前行,发展的问题不尽相同,在很多职业经理人的心目中,就没有理想的平台,这些都是焦虑的理由。

●网点

去年11月我们在网上分享了一堂课《选择大于努力》,分成两讲,其中有一讲是《网点的盈利模式》,网点有三大盈利模式:1、日常经营;2、派件;3、转让溢价。

随着顺心入局,各家阻击,先后推出网络全覆盖与包仓,这三项实现起来都越来越难。

不放价收不到货,如果一放价,万一包仓取消,向客户上调运价无异于痴人说梦,所以有人分析包仓促销是饮鸩止渴。而随着竞争加剧,缓慢稳健经营已经不可能,大起大落管理跟不上也是死路一条。

上调派费,靠派件盈利,是个伪命题。很多网点发现派件量大增,只有增加车辆投入、增加司机与跟车员。尤其是大件上楼越来越普遍,一车一个司机派件难度会大增。前提还是能招来司机与跟车员,而且人员稳定,如果熟手流失,新手上路,两个司机还比不过从前一个熟手的效率,就更加难堪了。投入增加,开支加大,派件就是一个零和游戏。轻派件、重出货是网络通病,没有一家真正做到政策引导鼓励去派件的,都是没完没了的重罚,所以也没有一家心甘情愿去派件的,长此以往,陷入恶性循环是必然。

至于溢价转让,网点价值从2016年的高位跌到了谷底,两年后快运网络PK结果揭晓,剩下三五家全国性大网络,经营权又会成为香饽饽,彼时的价值又会回升,而现在恰是最难熬的时候。

利润下滑盈利难转让难,是网点最大的焦虑。此外,运营质量不稳定、分拨服务意识差、不提供基本的装卸服务,出现延误破损遗失导致投诉反罚出件站点,要出件站点去关闭投诉等等仅是某一天某一时的小烦恼,招人难、留人难、理赔难、指标重罚日常经营罚款、分拨爆仓留仓、货发出派件网点退网……等等这些怎能不让网点焦虑?!

三、网点管理的三大误区

平台对网点的管理陷入了三大认识误区:

●所有网点都能长大

很多平台领导潜意识里认为,所有网点都会随着网络的壮大而壮大,他们忽略了网点老板的思维决定着网点的上限,网点老板的管理能力决定着团队与业务的规模,也忽略了市场是看不见的推手,非产粮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有充沛的货量产出。他们更忽略了由于过往平台的种种折腾与网络的恶性竞争,网点严重缺乏投入的动力。

●考核一视同仁

考核标准的制定就忽视了地区差异与网点能力差异,催与逼能出效果是往年自然增长的年份,再说了,如果出件利润可观,走货靠谱,谁不想多出件。因此现在的管理更应精细化。

利它性才是加盟网络最大的共性,鼓励派件引导派件优先。出大于派时主要考核出件,派大于出时主要考核派件而不是出件量。

派件少的或者只出件的网点到处跨区取件,派件量大的网点被派件压跨、疲于奔命。平台不保护派件网点,最终都会受到惩罚,盲区越来越多,就连珠三角、长三角产粮区网点都大量退网,平台正在受到惩罚。听之任之,老实人受伤,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没有网点,哪有网络!

物流终究是服务行业,回归服务本质,低价竞争是七伤拳,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质量差异化,促进质量增长,量价齐升才有可能。顺丰已经在快递板块做出了表率。

●割韭菜

退网了,再找一家。以前这招屡试不爽,尤其是一线快运网络,因为品牌强大、网络覆盖的广度与深度,招商往往比较容易。

从百世、安能,再到壹米滴答、中通、韵达、顺心,一茬接一茬,刀太锋利、割的人多了,韭菜长得太慢,无以为继。尤其是偏远区域,做物流的本身就不多,哪怕是快递中的三通一达,很多中西部的乡镇都是一家网点做多家网络,更别说快运了。

在加盟网络里,末端的网点共享越来越成为一种趋势,总体五万多家加盟商,此消彼长。一流的网络挑走最有实力的网点,二流的网点只能挑到次级网点,三四流的网络有人做就不错了。各自护住自己的盘,给追随多年的忠诚网点政策,让其活下去,才有再战江湖的资本;如果追随三五年的网点都扛不住,纷纷退网,哪怕能招来新网点,又有多少网点能接得住这繁重的指标与派件。老网点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前车之鉴会让新网点寒心无比。

韭菜不再好割,培育网点、赋能网点成了2019年所有网络的新课题。

——做好市场、搞定派件、甚至把分拨的装卸功能全部做了,认为网点无所不能,把网点当超人的网络也必将受到惩罚。

四、解惑、释放、见未来

2019年,这是一个最好的年份,又到了进入的最佳时机,未来剩者为王,看准“齐天大剩”,低位入局,两年后将会有超高回报;也是一个最坏的年份,洗牌刚刚开始,大浪淘沙,会有几家网络与大量网点出局,对职业经理人与网点来说,及早布局,也是释放压力、未来不再焦虑的一种选择。

119日,杭州江干区,华媒科创园,微快运筹办农历2018最后一场分享专场,分析快运格局,预见网点未来,解惑、释放焦虑、不见不散!